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550)
2019-09-26
字號:
    理解的障礙

    報載:語言仍是全球科研交流大障礙   2004年1月全球爆發禽流感疫情,中國科學家發現其亞型H5N1病毒感染了豬,但因其報告是中文(期刊)而未能及時受到重視。半年后,英國《自然》周刊發出警告,聯合國組織才了解該信息。劍橋大學生物學家瓦羅研究2014年16種語言發表的7·5萬份科研資料,其中64%是以通用的英文,14%西班牙文,葡萄牙文10%,中文6%,法文3%。僅關注英文資料可能有36%被錯過。環境研究問題尤其突出。成功環保策略及研究成果在頗具影響力的英文雜志刊登難度較低,如僅搜索英文資料,環保的失敗就很容易被忽略,進而導致環保成就被夸大。(2017-1-4-7)

    思考:人類之間的交流分有效和無效兩種情況。無效交流的造成大都在于交流雙方的互不理解。不理解的原因除了本報道講到的如此淺層次不同語言文字障礙外,還有更深層次的不同思想觀念障礙。隨著現代科技,尤其是近些年來熱門的人工智能技術迅速發展,世界主要語種語言文字的及時翻譯機器很可能即將成功研制問世。有了這樣的AI翻譯器幫助,人們便可以隨時隨地的閱讀各種外文資料、收看各語種的音頻視頻節目,以至于還可以隨意與說各種語言的人談話溝通。這是一種全新的人類交流情景。難怪此《科技前沿》上也有科學家開始預言說,學生們費時費力的外語學習將很快就無必要,而報道所說的“語言仍是全球科研交流大障礙”的問題也會迎刃而解。不久的未來果真如此嗎?我還有點懷疑。這種懷疑并不是針對能不能很快制造出翻譯器,甚至那種“通用型”的翻譯機器——因為現在的技術可以將翻譯器與“云端”或“大數據”相連起來,那樣,還有什么特殊的語言語種不能及時翻譯呢——但我懷疑人們之間的交流仍然還有障礙——抱持不同思想者之間的理解困難依然存在。

    對這樣的理解障礙問題其實早有哲人作過揭示。2500多年前古希臘的哲人蘇格拉底就曾為此有個形象的比喻性說法。他對自己的學生們畫出大小同心的兩個圓圈,并解釋說小圈內代表學生們所了解的知識,大圈內代表自己所了解的知識,學生的學習就是要將小圈外至大圈內自己所缺乏的知識掌握住,知識越多便越能認識理解這個世界的問題;但是隨著知識的增多(知識圈的擴大),圈外所涉的未知部分便會越多(大圈的圓周大于小圈的圓周),這就要求持之以恒不斷的學習探索。蘇氏此講對詮釋理解的障礙命題很有形象上的概括力,雖然從實際出發去看還有可以更完善一點的不足之處——如將大小兩個圓圈不同心而使得圓周有一點交叉,以表示學生們也可能具備一點老師所沒了解的知識(通過學生們自己接觸的特有實際產生,或通過各自的思索想象等主觀能動性產生)——但總體上講則是活生生地描繪出了人類認識認知的各種狀態、局限、動態、方向等根本性的問題方面。深切地揭示出了人類理解的障礙所在,即知識的有無多寡。而在這個意義上講,知識亦即思想亦即語言語詞。

    突然又想到,如果將上述最后一句話繼續推論下去會有怎樣的觀點或立論產生呢?知識即思想即語言語詞——那么語言語詞的生發便代表著思想知識的增加——此論顯然是符合人類文明發展歷史的。問題在于,究竟是語言語詞的發展促成了思想知識的增加,還是反過來是因思想知識的增加促成了語言語詞的豐富。社會上乃至專業性的學界,似乎抱持前論的不少,如講漢語及象形文字落后的就一直不在少數(甚至民族思想家魯迅先生也有痛恨漢語文字落后性的說辭)。對此,我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還有一定漢語文字改革必要性的)持反對意見。為什么基本反對呢,因為我堅定地持思想決定論——其中包括思想決定語言,即有怎樣的思想才有怎樣的語言(表達);而一般地看,便不能反過來說,有怎樣的(外在的)語言,就有怎樣的(內在的)思想。譬如就拿過去革命時代那些激越高尚的思想信仰與中國幾千年來主流的世俗功利性觀念文化比較來看,便催生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新的語言語詞,更由之帶來了社會精神層面上翻天覆地的大改進等就是顯例。講漢文需要改革實質也是基于反對那種“信而好古述而不作”的泥古性思想文風之想罷(例略)。

    值得注意的是,講思想觀念(內在)決定語言文字(外在)也并不否認后者在特定條件下反過來影響甚至對前者產生重大作用的情況。比如灌輸(以至于在某種意義上講的“洗腦”),就是利用外在的語言文字影響內在的思想觀念。其特定條件往往就是長時期的反復性的不斷地將一定的語言語詞輸入進大腦而促成受者逐漸確立與之相應的思想觀念。不能偏執地站在所謂的唯物(反映論)立場來無視灌輸(的作用),或者誤以為灌輸一定會無益受者(的成長)。將如此世俗的眼光轉至信仰文化治下便知其普遍存在性了。如還能看到諸多先進性超越性高尚性思想正是通過信仰的形式和灌輸的方式在其治下人們的頭腦中漸漸確立下來,繼而帶來了人們嶄新的行為方式以及嶄新的族群社會文明特點,我們的理解障礙便能在根本性的認識層面上予以催到清除。那樣,我們對人世間的問題還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是呀,我們的世界既是物質的(東東)組成,又是精神的(東東)組成。迄今為止的科學主要是探索其物質的東東所在的運動規律且卓有成效。但科學的觸角涉及人類的精神世界尋找其運動規律性方面還非常表淺成果有限——大致上只是心理學的結出。只有深入系統整體地搞清楚觀念文化、精神信仰乃及各種各樣的思想理念致成人類社會運動的規律性,我們的理解力才會登臨一個新境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bcipkk.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三肖六码3肖6码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