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盛剛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學而思之 - 鮑盛剛首頁
全球化時代的馬克思主義
2019-09-23
字號:
    經濟學家認為在全球化時代產業轉移是市場規律的自然表現,無所謂對與錯。但是,對于馬克思主義來講產業轉移與由此導致的產業工人貧困化問題則反映了在全球化時代勞資矛盾的一種新形態,其根源依然在于生產資料私人占有與生產社會化之間的矛盾,而如何解決這一矛盾,化解產業工人貧困化的問題是全球化時代馬克思主義理論發展與關注的焦點,這也就是為什么馬克思主義又回來的原因。

    一般認為進步與貧困是一種反比例關系,即進步意味著貧困的消亡,但是事實上我們發現進步與貧困又是一種正比例關系,即進步往往導致貧困的產生,進步往往是貧困的根源,這是因為什么呢?對此馬爾薩斯認為這主要是因為人口增長快于生活資料增長所導致的,馬爾薩斯在《人口原理》從兩個前提出發:第一,食物為人類生存所必需;第二,兩性間的情欲是必然的,但幾乎保持現狀;在這兩者中,人口增殖力比土地生產人類生活資料力更為巨大。人口在無所妨礙時,以幾何級數率增加,即以1、2、4、8、16、32、64、128、256、512的增加率增加;生活資料將以1、2、3、4、5、6、7、8、9、10的算術級數增加率增加。在兩個世紀以內,人口對生活資料的比例將會是256:9,在三個世紀以內,將會是4096:13。人口繁殖力與土地生產力這兩個力,顯然是不平衡的,而大自然法則,卻必須使其結果趨于平衡。當人口增加超過了生活資料的增加,自然就會發生貧困和罪惡來限制人口增加。與馬爾薩斯人口論不同的是,馬克思主義認為現代社會貧困的根源是因為生活資料增長快于人口增長導致的,正是因為生產過剩,所以導致人口過剩,正是因為人口過剩,所以導致社會貧困。恩格斯在19世紀中葉國際工人運動高漲的年代,就開始了對人口問題的研究。他在1844年初發表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中,在馬克思主義人口理論發展史上,首次對馬爾薩斯人口論進行了批判。他闡明了危機、失業、貧困等都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統治的產物,認為人口過剩或勞動力過剩是始終同財富過剩、資本過剩和地產過剩聯系著的。只有在生產力過大的地方,人口才會過多。所以,解決方案自然在于以生產資料公有制代替生產資料私有制,唯有如此,才能化解進步與貧困的悖論,達到共同富裕的目的。可以說馬克思主義人口論是倒過來的馬爾薩斯人口論,兩者比較前者更能說明現代社會貧困的根源。

    19世紀是自由資本主義的黃金時代,也是馬克思主義產生與發展的時期,可以說自由主義與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從一開始就是一對孿生姐妹。但是,開始于19世紀后半期,西方國家制度出現了從以市場主導回歸以社會主導的轉型,標志就是福利國家的出現。對此人們認為馬克思主義過時了,因為馬克思認為剝削必然導致反抗,所以無產階級革命必然在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爆發,進而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最終過渡到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社會。但是,馬克思沒有預見到資本主義社會可以通過改良,通過向工人妥協化解矛盾,延續生命。沒有預見到不是社會主義者,也能夠搞社會主義,那就是通過第二次分配,通過實行累進稅制平衡社會不平等。福利國家的萌芽出現于德國,德國建設福利國家的主導性制度安排是發展社會保險,這一模式史稱“俾斯麥福利國家”。接著20世紀30年代,受到凱恩斯主義的影響,美國政府在大蕭條時期力推新政,建立了美國式的福利國家。1942年英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況膠著之際就發表了《貝弗里奇報告》,并在二戰結束后的第二年推出《國民保險法》和《國民健康服務法案》,建立了社會保障制度和全民公費醫療制度。由此,大西洋兩岸形成了以公共財政為主導的福利國家,史稱“凱恩斯福利國家”。

    可以說所謂福利國家走的是一條資本主義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或者說是一條資本主義計劃經濟的道路。表面上緩和了勞資矛盾,化解了社會不平等現象,社會進入了一個發展與繁榮的時期,但是好景不長。上世紀七十年代新自由主義的興起標志西方政治與經濟的再次轉型和向市場主導體制的再次回歸。新自由主義的興起無疑是希望通過制度革命,以拯救資本主義。其要義無非是降低成本,降低稅收,減少監管以提升預期利潤空間,吸引私人資本投資的回歸,刺激個人去進行推動經濟增長的活動,但是無論是英國的撒切爾主義還是美國的里根主義都失敗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新自由主義本質上是一場復古和倒退運動,是19世紀自由主義的變種,主要的靶子就是應對大蕭條與二戰后繁榮時期所采用的一系列制度安排,目的就是復辟資本主義。但是殊不知一旦工資,福利與稅收漲上去了,就不可能再降下來,否則就會引發道德與政治的風險。所以,想再回到過去已經是不可能了,那么,向前又是什么呢?時至今日,隨著民粹主義在美國與西方國家的興起,表明潮流已經在轉變。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對新自由主義的反思和批判也應聲而起。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義終結了嗎?”為題發表文章,他寫道:“新自由主義不再討人喜愛了,在四分之一個世紀里,發展中國家相互競爭,但勝負已定,那些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國家,沒能贏得增長大獎。” 他指出,“自由市場這套說辭一直在被有選擇地運用--當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時就擁抱,不符合時就不提。”“新自由主義的市場原教旨學說不過就是一套服務于某種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條,它從來沒有得到過經濟理論的支持。”

    英國社會學家安東尼?吉登斯在接受一次采訪中講到,目前西方政治與經濟的迷失在于以往的所謂左,中,右都走不通了,左派意味著一些價值:促進平等,或至少限制不平等;為團結而行動,在個人和共同體之間,保護弱者,特別確保窮人的醫療保健等基本公共服務。中派即第三條道路理論,指的是一種走在自由放任資本主義和傳統社會主義中間的政治經濟理念。簡單來說,它既不主張純粹的自由市場,亦不主張純粹的社會主義,奉行類中庸之道的福利社會。右派模式,即實際上統治世界的自由市場模式。之所以都走不通的原因并不在于他們主張的價值觀改變了,而是語境變了。全球化和信息革命打破了過去的確定性,在一個資本可以在全球自由流動的全球化時代,過去的老辦法顯然已經不能奏效了,世界已經被全球化和互聯網打開了,而且沒有人可以關閉它。對此美國社會學家伊曼紐爾?沃勒斯坦無不悲觀地認為,我們所了解的世界是一種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它受到結構性的制約,人們已經不再能駕馭。現代世界體系正在走向終結,進入了一個過渡時期,過渡到某種新的歷史時期,但是這個體系尚不被我們認識,而且事先不可能認識。可以說目前美國與西方國家政治與經濟的迷失正是源于這種結構性的轉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曾獲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本科國際政治碩士、曾獲加拿大卡爾頓大學比較政治學碩士。任教華東師范大學國際政治研究中心,后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學習國際關系。現移居加拿大溫哥華,在加拿大海外集團工作。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bcipkk.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三肖六码3肖6码数字